我是一只快乐的鹅🍊🍊

这白鹅的滋味竟该死地鲜美
8102年真是一个棒极了的年份。


Facebook新加坡十四亿美元建亚洲总部,真花发来贺电。tsn幽灵船女孩炸成烟花。

黑凤凰补拍EC同框下棋老万自带棋盘四舍五入等于结婚。EC女孩手舞足蹈欣喜若狂旋转爆炸。

十周年布总ins大肆发糖。原本几乎解体brolin号幽灵船加足马力扬帆起航,船员喜极而泣。

预告片ggad实锤,陈年冷圈找回姓名,老头女孩原地爆炸五彩斑斓的烟花照亮了夜空。

活的久总是会有好事发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原地旋转炸成烟花在天上飞啊啊啊啊啊啊啊布总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布总这么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brolin is rio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十年了他们的感情永远真挚永远动人啊啊啊啊啊
什么幽灵船什么解体什么沉没的巨轮什么真相是假我们cp的感情从而改变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乐地被打脸

原谅我后知后觉语无伦次

葬汝于海 吃人的人鱼/被吃掉的公主

也许是开学前最后一次挖坑了。奶一口开学考。绝望.JPG

紫罗兰王朝最后一艘战船豪华得过分---鉴于帝国五分之四的战舰都化为残骸呜咽着沉入海底,剩下的五分之一早已被淘汰,沦为生锈染尘的无用摆设。一个世纪前帝国的舰队曾经叱咤环绕大洲的宽阔洋面,如今时过境迁,女人成了王朝苟延残喘的唯一筹码。金雀花公主是本世纪诞生的最后一位佳人,奶油般细嫩的皮肤和秋波流转的碧色杏眼值得每一位骑士奉献生命。
公主惊为天人的容貌同样勾起了蛮族之王奥拉夫的兴趣,这位和蔼可亲的紫罗兰屠夫笑眯眯地询问和谈酒席间坐立不安的皇帝:陛下是愿意现在将公主下嫁本王为妃呢,亦或是待本王一声令下灭了陛下之国,公主沦为一文不值的战利品,照样委身于本王?
答案不言而喻。和谈不过半月,皇帝便诚惶诚恐地奉上女儿---这便是为何帝国最后的战舰破天荒地出现在海平面上,仿佛即将陨落破裂的王朝依然睥睨天下。

一个可怕的脑洞

天启事件后查尔斯的精神遭受毁灭性创伤,失去自主意识,但生理机能依旧基本完好。艾瑞克受到巨大打击精神崩溃。

军方决定借此机会除掉万磁王。

经验科学家团队设计并建造了一台用以剥离或融合人类思维意识和肉体的伟大机器。一位早年担任过陪酒女郎,离过两次婚,独子因经济犯罪数额巨大情节恶劣而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妇女被军方选中(军方承诺将在得手之后释放该妇女身陷囹圄的独子),她的思维意识被剥离并嫁接入查尔斯失去自主意识的躯体。该妇女被要求尽可能地接近万磁王,一步步俘获他坚如磐石的心,并最终操纵他的精神——用查尔斯的身体。

军方此次行动代号为“爱琴海黑帆*”。



编不下去了~~~~~

*希腊神话中国王埃勾斯望见船上的黑帆误以为儿子死亡,悲痛之下跳入爱琴海身亡。虽然老万的状况正好相反,但军方只看重结局。



这人类的味道竟该死地鲜美

是加4里类似塞壬的吃人大美鱼

落魄公主/美人鱼的脑洞


“要么嫁人,要么喂美人鱼。”

对于前公主萨拉来说,这是一道送命题。

“喂人鱼吧。”

没错,萨拉是个纯的les。嫁人在她眼里还不如送死。

更何况,除去吃人这一不那么美好的习性外,性感热辣的人鱼绝对符合萨拉所有的择偶标准。


萨拉被丢在一条小木船里,小船儿推开波浪向前飘啊飘。船上点着很亮很亮的灯,船边游着很漂亮很漂亮的人鱼。

真!的!超!级!漂!亮!

那一条条流光溢彩的修长鱼尾,苍白细腻的肌肤,湿漉漉的黑发柔顺地贴在耳畔,饱满的红唇透着水色。

要流鼻血了。


醒醒!这些美女是要吃人的啊!你在她们眼里和一块牛排没什么区别!

萨拉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试图挽救所剩无几的理智。


被梦中情鱼吃掉算不算殉情?在线等,急。


人鱼们很失望,人鱼们以为这下每条鱼都能过上有人肉吃的小康生活,结果居然只逮到一个人!小姐,请问你大半夜孤身一人到白帽湾来,是想赏月呢还是激情漂流呢?


人鱼心里苦,但人鱼不能说。






大白天喂自己吃刀/爱的力量

那个谁闯入波特夫妇的小木屋谋杀年仅一岁的幼童哈利,恐吓莉莉波特命令她让开方便自己杀死人家的亲生儿子,未果,只好下手杀了她。

那个谁找到格皇逼问老魔杖的下落,格皇为了维护前男友死后的安宁拒绝了,计划落空的那个谁恼羞成怒一挥魔杖直接把老前辈干掉了。

以上,可知那个谁本无心杀害莉莉(斯内普的请求)和格皇(没理由杀死自己的老前辈),最终不得已动手完全是因为对方阻碍了自己搞大事情、违背了自己的意愿。
那么莉莉和格皇为什么自己往那个谁的魔杖尖上撞呢?因为爱。爱的魔咒。

莉莉用等同于自杀的方式保护了小哈免受杀戮。格皇用等同于自杀的方式守护前男友坟茔的安宁。

他们本质上做了同样的事。
只一点,格皇保护的人已经死了。

震惊!仙宫使者光天化日闯入密林,竟是为了他!

洛基教唆霍德尔杀死胞兄巴德尔后,诸神黄昏降临。阿斯加德的神使闯入密林质问瑟兰迪尔尊夫人*(?)身在何处。瑟兰迪尔恭敬地行封臣对领主之礼,而后径自离去恍若未闻神使所言。洛基主动现身,身着深绿色精灵常服手里抱着小叶子,小小的小叶子正心满意足地吃手手。洛基把吃着手手的小叶子交到瑟兰迪尔怀中,俯下身亲了一下小叶子的额头,无悲无喜的表情破碎了一角透出些许柔和。接着他任由神使禁锢住手足。“照顾好莱吉。”这是洛基对丈夫说的最后一句话。
瑟兰迪尔至今不知道为何故事的最后版本中洛基被安排死于半兽人利刃之下。
我可以理解为你们造谣奥丁亲儿子海姆达尔是一只奥克*。他心想,一切都错的太离谱,除了最后的死亡。
也许是因为世界的版本已经更新了。
*可以理解为神使对瑟兰的一种挑衅和对洛基的不尊重

*诸神黄昏中,洛基和海姆达尔同归于尽。

片段灭文/如果他们的死亡顺序发生变化

无头无尾的小短片。我真的编不下去了。

一句话梗概:假如他们的死亡顺序发生改变

 

信使的样子狼狈不堪。他跌跌撞撞,缺少礼仪,只来得及奉上文书便仆倒在地,看样子是脱了力。孙策也顾不上安顿他,只急急地将加急文书启封。是丹阳来的消息,若是又起了战火,还得尽早与诸位将军谋臣好好商榷,免得延误战机。然而里面是某种陌生的字体,写信者定时是起笔匆忙,更没有完整的考虑词句安排是否得当。他心中起疑皱眉读下去,只一行不到,双脚发软,几乎跪伏在地上。

那上面分明指出了公瑾病逝的消息。

“你是他们派来的奸细!你拿这封信来扰乱军心,传播公瑾已死的谣言!”他发出垂死野兽般的低吼,双手掐住信使的喉管,黑色的虹膜间满是杀意。那无辜的信使挣扎着证明自己的忠诚,几位将军也上来劝阻。终于他双手脱了力,颓然跪坐下,信使惊魂未定地接连磕头,说中护军确乎已在三日前病逝了。接着他汇报了丧事的料理情况,几时入殓,几时灵柩运回庐江。条条框框十分仔细繁琐,孙策瞪着眼睛,恐怕一个字音也未曾入耳。待他终于找回游离在外的感官,吩咐仆役备马,而后闭口,连政务都不曾嘱托。

 

——————————————

大约两个月前发过一遍,现在回想起来为自己的沙雕泪流满面。


死亡顺序可以说是很偶然的,我无法猜测若是瑜哥先死策哥是否会做出什么丧失理智的举动亦或是冷静处之。【具体情况也许可以参考赫菲病逝后亚帝的疯狂举动(吊死了赫菲的主治医生)。】可以肯定的是,策瑜二人死亡顺序的改变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历史进程产生影响力(究竟是有意还是有害不得而知),除此之外的猜测也仅仅是猜测而也。


谢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朋友。

查尔斯的花园

不知道几个月前乱码的产物。可以说是很沙雕了。

谢谢各位花时间观看这篇作者抽风的产物。


【1】查查:不好意思我真的没有女朋友!


【以下内容摘自基诺沙女王Emma Forest陛下主持修订的《兰谢尔实录》一书,时间上采用北境通用历法诺尔斯(North)纪年】

275年,基诺沙内阁大臣、驻守南北边境的最高将领塞巴斯蒂安•肖倒戈,用杀死副将达尔文侯爵殿下的方式与兰谢尔王族宣战。仗着他作为能量控制者的可怖力量,肖击溃了所有的反抗力量,于次年攻入兰谢尔的王廷。叛军毫不留情地屠杀了国王夫妇及其尚未成年的五位子女。放火烧毁精致华美的宫殿之前,他们行动迅速而富有效率地霸占了几乎所有穿戴柔软丝绸,拥有雪嫩肌理和娇艳红唇的少女,同时抽出宝贵的时间抢劫了目力所及之处可以带走的一切珠宝器物。国王的幼子埃里克却侥幸存活下来:年近六岁的殿下被一位忠心的侍女抱入枯井中,在吞噬天地的大火中幸免于难。三天后昏迷的埃里克殿下被肖的警卫军寻到,从此开始了他作为前朝质子被秘密软禁的岁月。

殿下满20岁之前便显现出对金属卓越的控制能力,不幸的是,这一惊人的特质使年轻的殿下遭到肖极度疯狂的折磨和培养。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动词在殿下身上碰撞融合,铸就他冷静而残忍的头脑。经过长时间的试探和监视,肖最终对殿下放下戒心,将其派往南方作战。控磁能力加上他同样可怕的意志使埃里克毫无悬念地赢得了每一场战争,砍下南方诸王的首级送回肖的王廷。弗罗斯特女王“白皇后”艾玛出人意料地这场君主的浩劫中幸免于难,此后成了殿下有力的盟友。292年,埃里克殿下攻入负隅顽抗的泽维尔大公布莱恩的城堡,照例砍下敌人白发苍苍的头颅。行刑的命令是他此生最大的错误之一——人头落地的那一刻,埃里克殿下彻底失去了他的挚友、伟大的心灵感应者、泽维尔大公的独子查尔斯,并在余下的人生中再未相见。

 

 

【史料部分完】

---------------------

威彻斯特有这世界上最漂亮的花园。

这句话多半不会有人否认。一半因为花园自身足够吸引人---开满玫瑰和紫罗兰的贝壳白色花圃;金色女神雕像手中水罐里汩汩流出的清泉;还有做工考究造型典雅的橡木长椅,表面保留着古老的深色纹理,上面间或蹲着一只蓝眼睛纯白波斯猫。另一半则心照不宣----查尔斯•泽维尔,威彻斯特年轻的主人,那个有着迷人蓝色眸子、白皙肌肤和鲜艳红唇的忧郁男子。说他忧郁倒也不尽然。事实上他有着年轻姑娘脑海中所能呈现的最性感的微笑,双唇轻启时塞边的卷毛可爱地晃动。阳光从花园西南角高大法国梧桐斑驳的树荫间投下细碎的光斑,照亮他一侧脸颊------足以让五十码内的一大半姑娘双颊泛起羞涩的红晕。

可他确实不是一个快乐的人。当花园的常客、孩子之一的小凯蒂描述起泽维尔先生如何对着一副褪了色的旧棋盘发呆时,人们又有了新的猜测。这副棋盘一定属于泽维尔先生一位旧友所留存之物——多半是一位笑靥如花的迷人姑娘。她曾有机会成为这美丽花园的女主人,纤纤玉手握着一枝去了尖刺的娇艳玫瑰,玉臂挽着虽不甚高大伟岸却足够英俊优雅的丈夫,行径在法国梧桐阴影下清凉的石砌小径上。可或许是世俗的嫉妒目光最终拆散了这对璧人,抑或许死神早早地亲吻佳人前额致枯朽红颜。美丽的未婚妻不辞而别(或是躺进冰冷黑暗的棺椁任凭尘土堆砌掩埋),空留痛失挚爱的绅士一人抚摸着佳人旧物容颜憔悴黯然神伤。

多么感天动地惊世骇俗(横跨生死两界)的倾世之恋!直叫人悲从中来掩面而泣肝肠寸断!

                       

从某位邻居大妈脑中得知这一切的查尔斯·生死虐恋男主人公·痴心不改情比金坚·泽维尔先生表示:是在下输了。


 


自由国度

脑子一热的不靠谱产物。赫菲是我码字的原动力。我爱他。标题与正文没有任何关联。

一句话梗概:亚历山大收到神的警告,他将在三个月后死去。

【1】
其他方面和神话中所描述的没有什么区别:奥林匹亚斯开始谋划在国王死后如何迅速而有效巩固自己的权利,她对此表现得如此急迫,以至于没有找到多余的时间来探望自己即将死去的独子。将领们以一种一言难尽的方式难能可贵地保持了沉默。士兵们抱怨神明狠心夺走了他们伟大的统帅,眼里流着真情的泪水亲吻国王的手背,然后步调一致地走出国王布置得极为靓丽奢华的寝宫。唯一略有不同的是罗克珊娜:这位怀胎八月即将守寡的孕妇坐在丈夫床边以泪洗面,性感睫毛下风情流转的美目紧盯下腹宽松衣料下极为明显的隆起,暗自庆幸三个月后帝国将会迎来一位出自她腹中的、年幼却不可或缺的继承人------区区一个丈夫绝不是这位绝色佳人为之牺牲的理想对象。
亚历山大不会为此责怪他们中的任何一位。相反,死期将近的国王对诸位理智的选择报以由衷的庆幸和赞赏。亚历山大不会容忍任何无辜的人替他赴死,将其视为亵渎神明的恶行。对于自己命中注定的英年早逝,亚历山大保持了值得欣赏的淡然和冷静。处于人类的天性,他不排斥功成名就后舒适惬意的晚年。可他血管中流淌燃烧着阿基里斯的血液,足以支撑他直面死神巨大的灰色羽翼包裹肉体和灵魂。他即将死去,留名百世。马其顿人和蛮族人将铭记他的名字,传颂他不朽的功绩。
眼下只有一件事困扰着时日无多的国王。赫菲斯提昂身处遥远的亚历山大里亚,对于这一起从天而降的悲剧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