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莫莫发抖的小白鹅

这白鹅的滋味竟该死地鲜美

游魂们,你若到尼福尔海姆【西里斯/洛基】

warning:西里斯/洛基的激情拉郎,私设如山

【1】
流浪者徘徊在尼福尔海姆,生命之树在焦黑的土地表层露出黑魆魆的根部。
显然,尼福尔海姆被废弃了。海拉是冥界合格的女主人,这点没有一个死者能够质疑。只可惜死亡女神从未培养过一名继承人,这点眼下带来了大麻烦:女神被来自西方的火焰巨人重伤,躯体禁锢于阿斯加德的废墟中动弹不得,神力折损大半,自然没有闲心担忧自家冥界的正常运转。三十年不到,尼福尔海姆彻彻底底地倒闭了,得不到食宿安排的鬼魂纷纷涌向隔壁地狱,一如因本国环境极度恶化不得不背井离乡的难民。一时间地狱生意火爆,就连附近本地鬼谈之色变的炼狱也人头攒动,大有房价上涨的趋势。 西里斯.布莱克和洛基是逆潮流而行、执意留在尼福尔海姆的唯二两鬼。作为参与谋杀女神的从犯,冥界倒闭的罪魁祸首,洛基并无杀人凶手的自觉,天天在女神的殿堂里游来荡去,在低等小鬼面前作威作福,鬼生充实无比。"你们的女主人,死神海拉,是我亲生的女儿。"死去的神明笑得一脸纯良:"我养了她四五百年呢,养着养着闺女突然少了半张脸的肉,吓得我赶紧把她扔给奥丁老头。"还有他那名为祸水的姘头,三个毁天灭地的怪物:芬里尔和耶梦加得是海拉的兄长,前者上下颚咬合天地,后者从海中升起,万物凋零。
布莱克是个彻头彻尾的英格兰人----到死也没有踏入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那种。这使他在一大群维京鬼魂之间显得尤为奇特。奥丁在上,一个诺曼人(也许是盎格鲁-撒克逊人?这帮维京鬼魂们对此可算是一窍不通)、基督世界的来客!
"不,我不是基督徒....""也不是犹太教徒..."西里斯不得不再三保证他连麻瓜教堂的彩绘玻璃也没有摸到过。

关于名字的一点杂谈

希波吕托斯,雅典国王忒休斯之子,追逐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因而惹怒了爱神阿芙洛迪忒。爱神让他的后母菲迪尔疯狂地爱上他,在遭到拒绝后菲迪尔自杀。智慧的国王忒休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向海神波塞冬请求处死自己的儿子。希波吕托斯因父亲的诅咒死去了。阿尔忒弥斯带走了死者的遗体。

这可能是忒休斯和阿尔忒弥斯在希腊神话中唯一的交集了。

没关系,我们有阿波罗。

猎户座哭给你看。

在格林德沃墓碑前的演讲(1)

【预言家日报刊登,神秘事物司司长亚历克斯.克里夫在格林德沃墓碑前的演讲稿,2000年】

正如各位所知,我,亚历克斯克里夫,是一名缄默人。
从这一方面来说,演讲这项活动绝不适合我:我所敬爱和崇尚的职业要求我对工作中不同寻常的部分保持绝对的沉默。
但如今我被允许公开一位死者的遗物,感谢尊敬的部长给予我这一权利,好让我被秘密压垮的头脑稍稍喘一口气。

躺着这座墓碑下面的死者,曾经的黑魔王盖勒特.格林德沃,曾经在欧洲大陆上散播谣言与恐慌。他用蛊惑人心的言语培养信徒,架空各级魔法部门,腐蚀我们权利的核心。他毁灭都市和郊区,杀死高级官吏和平民,折磨持魔杖者和麻瓜。他的名字和滔天罪行曾经随着迁徙的候鸟飞越英伦三岛的天空,被屠杀者的鲜血曾使雨点染上红色沾上腥味。

他骇人听闻的罪行终结于一九四五年。伟大的白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在决斗中战胜了这位致力于把人间变作地狱的疯子,战败者被永远囚禁在本人亲自设计的监狱里,追随强者的老魔杖臣服于新的主人。接着往事尘封,销声匿迹。新的黑魔王接手了前人留下的恐惧,之后便是诸位都亲身经历过的一段可怖往事。格林德沃的生命完结于黎明前夜,这位黑魔王最终被自己曾经的崇拜者和继任者杀死,想来极为讽刺。接下来便轮到我们的工匠们操纵魔杖在石碑上刻下他的卒年,一边抱怨着救世主为何要求魔法部埋葬这位臭名昭著的刽子手。

@Sauvignon Blanc.

毒埃到底是什么神仙西皮。
我关注tag时只有四百多参与,五天之后毒埃就成了欧美第一二次元第三。
佩服佩服。

谢谢老爷子创造的世界。

我现在哭不出来。泪水冻在眼眶里一般疼痛。昨天晚上刷了一遍老爷子所有的客串,惊叹于老爷子是怎样充满希望与活力的老者。
然后死神带走了他。我们最初的英雄,奇迹的缔造者,他合上睿智的双眼,英雄们就此失去了他们永恒的父亲。而我们失去了创世的人。
一路走好,老爷子。

暴乱:你的宿主很强,但比我的差远了。

翻译一下就是:
我家卡尔顿全世界最棒!不接受反驳!

赤裸裸的占有欲!宣示主权!我的!

然后两只共生体为自家宿主谁更可爱干起架来。

根本冷静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再一次真实爆哭!今年是什么神仙操作啊!
我,一个8102年入坑的VO少年,原地爆炸了。
土拨鼠尖叫。
开花是喝醉了吗?
一大段文字,没有标点语无伦次却足够动人。
快二十年了吧。他们没有变。
把真相是假从歌单里删了吧。

三对幽灵船两对发糖,接下来就看就你扣了。

然而巧克力蛙画片早已看透了一切。